IMG_3195_副本

“全民创新”不应该只是口号,切入点在哪里?

“全民创新”不应该只是口号,切入点在哪里?

李克强总理近期高呼出:“全民创新”的独特口号。令我们这一代“过期”的科研人员倍感振奋。但是,回首看看多年来,对国家企事业基层科研院所的所谓“科研改革”,深深的感到已经没有了全面科研基础的现状,如果不找到正确的发展切入点,“全民创新”也不过是一句类似“大干社会主义”的口号而已!

真正的体制切入点,我之看法如下:

1.  建立“应用技术特有专利制度”。日本之所以能在战后迅速发展经济,就是全民的创业和应用技术的社会创新,他们制定了全世界都没有的,双类专利制度。其中,直至受惠于今天的:“实用新案”,有效的激发了全民针对市场需求的应用技术的易登记,低费用的研发保护,有偿转让,高效实现生产化。到今天,我们的消费者都去抢购他们的“电子马桶盖”,就可见一斑了。

2.改革对科研试生产阶段的“生产准入制”。现在我国还在严格控制着所有产品生产的准入制,特别是市场需要创新的应用产品,没有民营科研成果的试生产,试销售,试盈利的权利。这就没有了“创新”在市场中成长的路经,引发了所谓“山寨”现象,所谓“造假”现象等等,其实就是对创新生产力发展的阻碍。应该以备案制取代现有的生产许可审批制,不是严格的监督生产条件,而是监管试销售的产品,执行市场责任自付的原则。

3. 鉴于过去所谓“科研改革”破坏了全面基层科研机构和全面丧失的科研人员阶梯性结构问题。政府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营自发科研机构的发展,不应该把创新机构(无论规模大小)等同于一般性工商企业。鼓励老的科研人员利用各种形式培育新一代科研人员的研发能力,再不行动起来,老一代科学家就没有了,科研的能力是需要传承的,新一代的学历再高,只是“书”考的好,没有科研能力接班,真正的“创新”谈何容易。

4.鼓励生产企业与科研人员的战略合作,给科研人员与成果建立有效的利益保障机制。让有限的科研人员流动起来,有限的科研成果流动起来,自己就会在市场的竞争中改进,发展,才是真正的创新。

转自:任伯伟的博客